沉月之鑰

沉月之鑰

2018年6月9日 星期六

沉月之鑰第二部 卷七 重逢 試閱五


跳過了事後補述





章之三 棋逢敵手

『我兒子很乖的!又安靜又聽話,不罵人不打人,真的!』 ── 艾拉桑

『哪一個?』 ── 冽崔

『哪一個都不是吧。』 ── 那爾西

『如果不是跟你學壞的,就是跟鬼牌劍衛學壞的吧。』 ── 珞侍



月退回到士兵為他準備的住所時,整個人非常疲憊。他覺得自己今天已經用掉了三個月份的交談額度,而且還是用在一個不怎麼熟的人身上,這讓他又累又心情複雜,整個只想攤在地上動都不動,徹底放空一下身心。

他覺得活著好艱難,被迫要跟人相處也好困擾,明明他會覺得疲憊,卻還是得勉強自己接受。

他一度擔心硃砂這個時候來找他,而他在疲憊的情況下不想說話,也無法好好回應。不過直到傍晚前,都沒有人出現,他的精神才稍微恢復一點。

不然……還是跟范統聯絡看看好了?我舅舅好奇怪我該怎麼辦?……不對,我沒有要認親,應該是不請自來的親戚一直問一堆問題該怎麼辦……可是范統會說什麼呢?

范統是個好人,感覺他一定會勸我接納新的親戚,不過他講出來應該是反話吧。「有新的親戚不是很糟嗎?有人願意關心你,那是很慘的事情啊,他應該也不是什麼好人,你要不要不給他機會,少了解他一點,說不定不會改觀啊」……都可以想像得到他會說什麼了。那我是不是可以不用跟他聯絡了啊?畢竟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又不能裝成聽不懂反話,直接照字面上的意思來回答……

月退想到這裡,又放棄去拿通訊器了。

晚上……又要做什麼啊?是不是還有事情要做?

對了,好像要去學怎麼用王族的力量……一定要去嗎?但是不去也不行,好像一定得學吧?如果不學的話,我來這裡做什麼?我記得他說晚上,時間已經要到了嗎?

他希望時間可以流動得慢一點,但偏偏不能如願。在送來的晚餐被他放置一段時間後,冽崔就來找他了。

「你吃過了沒?不吃的話,我們就去找個地方學習吧。」

躺在塌上的月退其實看都不想看他,只是他也知道不能不理人,於是悶悶地翻身坐起,抬頭看向冽崔。

他連開口問一聲去哪裡都不怎麼想,而由於他看起來一臉倦怠,冽崔便關心了一句。

「你怎麼了?身體不適嗎?」

月退當然不是身體不適。但是「因為說了太多話導致精神很差」這種理由,他一點也不想說出口。於是他搖了搖頭,勉強出聲。

「沒事。走吧。」

他看起來一點也不像是沒事,不過冽崔已經有了些經驗,知道這個時候繼續質疑,很有可能被兇,所以他識相地沒追問,直接領著月退去找適合練習的地方。

旭明封地稱不上繁榮,無人的荒野不難找。他們很快就選定了一個地點,接著冽崔便開始講解。

「王族的力量來自於印記,每一個印記都象徵不同的力量繼承,照理說一個印記的繼承人只會有一人,但如果執掌印記期間內有了孩子,孩子就有機會直接承襲印記之力,但這種承襲的印記無法再傳承給其他人,所以你要是有兒子,他也不會得到印記就是了。」

冽崔先進行了一段解說,原本就精神狀況不佳的月退聽到這裡,忍不住打斷了他的話。

「我已經死了,我是新生居民,新生居民是不會有孩子的。」

……對了,你為什麼會死?幻世的歷史沒有寫到這個,能告訴我嗎?」

原本他以為冽崔聽了會曉得自己說錯話,然後避免再說這種廢話,沒想到冽崔卻猛然想起自己想問的事情,還毫無顧忌地直接問出來。

你今天下午都沒想到要問這件事?你腦袋裡能同時裝著運轉的東西是不是很少?

月退心裡冒出了一堆不滿與質疑,而他當然不打算回答這個問題。

「你是不是很喜歡追問我以前的事情?難道你看不出來我不想說嗎?」

他已經盡可能用比較和緩的語句來發問了,因為他自己也不想在這種時候,為了這麼無聊的事情吵架。

「因為別人那裡問不出多少啊,不想說的理由是什麼?」

所謂的「別人」大概是指硃砂。硃砂當初跟他相處的時間不算很多,知道的事情也不見得會全部告訴冽崔,因此問不出多少是正常的,不過這種被打探的感覺還是令人心煩。

「我現在不想說話。」

月退給了一個最敷衍的理由,冽崔大概沒料到會得到這種答案,因而露出錯愕的表情。

「現在不想說話?那明天會想說話嗎?」

「我怎麼會知道,平時我都不怎麼想說話。」

雖然他覺得冽崔那個問題很蠢,但他還是順著回答了。

「我平時也不怎麼想說話啊……

冽崔喃喃唸了一句,隨即又看向他。

「不然,如果你有什麼想問的事情,我都會回答你,這樣你會願意說說你自己的事嗎?」

……可是我沒有什麼想問的事情啊。我對你又沒有興趣。」

冽崔似乎因為這句話而遭到了不小的打擊,由於話說出口就無法收回,月退並不打算多解釋什麼。

「你可以對我沒興趣,但你總該對別的事情有興趣吧?你現在對什麼有興趣?」

月退很沒誠意地隨便想了一下,就拋出了腦袋裡晃過的東西。

「新鮮的體驗吧,比方說王族的力量怎麼用之類的。」

冽崔顯然說不出「你不跟我說你的過去,我就不教你」這種話,所以他僵了幾秒,像是終於放棄了一般,沒再繼續談及這個話題。

「回到印記上頭吧……從體內印記湧生出來的力量,就是王族之力。你可以先學習最基本的,也就是能隨時調動印記的力量供自己使用。王族之力使用上分為內轉和外放,用來提供自己體內所需能量的是內轉的部分,外放就是將內轉得到的能量拿來進行攻擊或做其他用途。我們就從內轉的練習開始。」

雖然冽崔一口氣做了很長的說明,但月退都聽得懂,所以沒有打斷他的話。

學習新東西,多多少少還是令人期待。

「一開始還沒習慣,有意識地運用內轉時會比較吃力一點,和戰鬥中那種不知不覺獲取力量的感覺不同,因為這是要用自己的意識操控,而非本能。要是累了就說,可以先休息,明天繼續。」

「我知道了。」

接下來,便是步驟的教學與演練。

月退原本就已經抓到一點竅門了,在冽崔進一步解說後,他甚至不需要對方實際引導,就能夠在嘗試五次之後調動體內的印記力量。儘管調動的比例拿捏還不夠精細,可能需要更多的練習,不過毫無疑問的是,他已經學會了。

這種學習速度,稱得上駭人聽聞,冽崔看著他這個自動開始研究如何調整能量運轉範圍的外甥,實在不曉得該不該誇他幾句。

做為一個天才,他從小到大得到的讚嘆與誇獎應該不計其數。冽崔是這麼想的,而這時候,月退轉頭看向了他。

「內轉的使用,這樣正確嗎?」

在有意控制的情況下,印記能量的流轉是可以展示給其他人看的,冽崔剛才就是用他知道的方法演示了一次給月退看,再告訴他如何使用這個方法。

月退覺得自己的學習成果應該還不錯,然而這是他自己的感覺,還是必須由比較熟知王族之力的人來判定。

原本冽崔還在想要不要誇獎他,現在他既然問了,冽崔便認真地給了答覆。

「使用上沒有什麼問題。我沒想過你除了能適應印記之力,還真的能學這麼快,所以有點意外。」

聞言,月退笑了笑,將為了展示而調動的能量漂亮地收回。

「我說過我會盡可能今晚學會,可不是在講大話而已。」

一開始調動力量會累,並不是騙人的。固然月退學得很快,乍看之下好像很輕鬆,但他身上也出了一層薄汗,卻一句累都沒喊。

想起月退在戰鬥中那種同歸於盡也無所謂似的打法,冽崔很懷疑,月退「累」的標準是否比一般人高很多。

「嗯,你做得很好。」

冽崔回想絳風教他時都做了些什麼之後,在說話的同時拍了拍月退的肩膀。

「已經用了不少體力,剩下的明天再學吧?」

月退原本正因為他的舉動而發愣,聽到這句話,立即又回過神來。

「不,現在學。我不累,難道你先累了?」

「你所謂的累,該不會暈倒才算吧?」

冽崔懷疑地問了一句,月退也理所當然地點了點頭。

「只要我還站著,還能動,就不需要停止。有什麼問題嗎?」

有什麼問題?有很大的問題吧?

冽崔雖然很想直接大吼出來,但考慮到月退跟他之間岌岌可危的關係,他還是忍了。

「就算你不想跟我相處太長的時間,也不必這樣吧?」

聽他提起這一點,月退倒是猶豫了一下才開口。

「我早點學完,也能早點開始處理那些麻煩事情不是嗎?」

他的問題讓冽崔覺得頭有點痛,簡直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

「你不需要那麼努力……我的意思是,你的進度已經夠快了,你已經做得夠好了,就算你是個天才還是需要休息,你可以慢慢來,我會等你,就算在這裡待個八天十天,那些跟著我來的傢伙也不會有什麼意見的。」

在他說完這番話後,月退安靜了下來,並移開眼神,讓他搞不清楚現在是什麼狀況。

2 則留言:

  1. 99真的是很不會看臉色啊……

    回覆刪除
  2. 99擔心兩人關係...
    好可愛的99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