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月之鑰

沉月之鑰

2018年6月8日 星期五

沉月之鑰第二部 卷七 重逢 試閱四






「沒關係,要慢慢了解也可以。」

冽崔嘴巴上說沒關係,臉色卻很難看。月退心想,他不知是不是在今天用掉了這輩子大部分的耐心額度,只能希望他還沒用完,畢竟類似的對話多半還會持續下去。

「這次來這個地方,具體來說要做什麼?什麼時候開始行動?」

先前問淵凌得不到解答的問題,月退乾脆直接拿來問冽崔。冽崔的話,一定能給他正確答案,畢竟整個行動就是在冽崔的命令下進行的,他不可能不清楚這些事情。

「我們明天行動。這裡是存識宮的據點之一,據報有不少蓮宮的附魂使在此活動,強行徵召了當地居民,配合處理決鬥場相關的事,所以我們要來這裡逮人,抓幾個附魂使查驗,看能不能搞清楚事情的始末。」

冽崔交代得算是清楚,但月退依然有其他問題想問。

「我忽然想起一件事。印象中迴沙人把王族當神在拜吧,這就是你說的地位特殊?既然如此,你露個臉要求他們交代出一切不就好了,為什麼還需要帶這麼多人?」

……我也不想帶這麼多人,是他們自己要跟來……

「什麼?」

見他一副痛苦的表情,月退忍不住問了下去。

「想知道的話自己去問他們,現在不提那個。明天應該還是會動武,先癱瘓他們的武力,再來談其他事情。」

「還要動武?難道他們見到神還會反抗嗎?」

月退的語氣十分嘲諷,冽崔則不以為意地搖了搖頭。

「無論會不會反抗,總是先打一頓再說。哼,偷我的印,真以為跪下交代一下就沒事了嗎?」

……反正讓你不痛快的你就不會放過,我懂了,真會記仇。」

「難道讓你不痛快的,你會放過?」

冽崔挑眉質疑起他來,月退則回答得相當不悅。

「最近才剛放過一個。」

他一回答完,見冽崔的臉色陰沉下來,才忽然領悟這種說法會讓人誤會,趕緊多補一句。

「不是你,別自己隨便誤會。」

他的解釋讓冽崔表情稍微好了點,並開始對他口中的那個人感到好奇。

「那麼是誰?蓮宮也有人能讓你不痛快?」

按照冽崔的想像,蓮宮裡應該都是些對霽雨絕對忠誠的人,霽雨顯然沒有隱瞞月退的身分,那麼照理說,所有人也該對他相當恭敬才對。

「一個匠師罷了,講話失禮了點,沒什麼。」

「可惡,那些不知好歹的匠師果然該一一抓起來教訓,霽雨到底在想什麼,居然放任自己收容的人對自己兒子不客氣?」

他都打算帶過這個話題了,不是當事者的冽崔卻很生氣的樣子,使他微微愣住。

「我沒告訴她。」

「你沒告訴她?」

冽崔難以置信地重複了一次這句話,然後情緒激動地抓住他的肩膀。

「為什麼不說!」

月退被他的氣勢所震,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只下意識呆呆地答話。

「我只是不想造成她的困擾……

「什麼困擾?那些來路不明亂七八糟的傢伙難道會比自己的親人重要嗎?不行,現在回蓮宮,那個匠師叫什麼名字,把他揪出來,直接滅了他!」

眼看他抓著自己就想使用傳送魔法,月退才回過神來,快速掙脫。

「不要亂來!你在想什麼,來這裡不是有其他重要的事情要做嗎!」

「重要的事情本來就該有先後順序,現在最重要的就是這件事,反正回去解決一個人而已,很快就可以結束,現在不去的話,跑掉就來不及──」

「我已經不記得那傢伙叫什麼名字了!你冷靜一點,又不是得罪你,這麼激動做什麼?沒有必要吧?」

「怎麼會沒有必要?」

冽崔在憤怒中又被這句話吸引了注意力,他看向月退,神色嚴肅且認真。

「就算你不想認親,對我來說你就是我妹妹的兒子,誰也不能對你無禮!」

因為他的語氣太理所當然,月退一瞬間不太清楚自己現在到底是什麼感覺。他內心浮現的情緒很複雜,試圖捕捉的時候又溜走,最後他只勉強抓到一點末端的想法,判定自己覺得不能適應。

「我的尊嚴我可以自己維護,如果我判定有需要的話。」

他以冷靜的語調說出了拉開距離的話,但冽崔絲毫不在意他說了什麼。

「你的判斷有問題!要是怕你母親為難,那我出面就好了,不必說出真正的理由也可以把人抓來,所以到底是哪一個?」

「我說過不記得了!到底為什麼要這麼在乎,你好煩!」

因為想快點擺脫當下的情境,月退說話的聲音不由得大聲了起來,大概是因為他的反應很激烈,冽崔終於冷靜了點。

……好吧。總之有什麼不能解決的事情就告訴我,無論是在蓮宮還是這裡,別把自己當成外人。」

月退沒有辦法給他任何保證。在蓮宮,他確實把自己當外人。他在很多地方都是這樣的,無論身在何處,做什麼事,彷彿都沒有歸屬感。

冽崔的態度倒像是真的沒把他當外人,因此他的心情很浮躁,但他並不喜歡這種浮躁的感覺。

因為這種感覺,就如同他還是個活人一樣。

「只不過是身分出現了改變,就足以讓你的態度出現這麼大的變化?」

他將心中的問題問了出來,冽崔也回答得很快。

「有身分還不夠嗎?王族剩下的人只有這麼幾個,不在乎你,我是要在乎誰?」

「你在乎的只是『妹妹的兒子』,不是我吧?」

「這兩者到底有什麼差別?霽雨的兒子又沒有別人!」

冽崔快要被他複雜的想法搞到沒耐心了,月退則顯得有幾分茫然,一面思索這句話,一面又覺得腦袋一團亂。

原本的話題是什麼?原本應該是在講……

「反正,就算我不當皇帝了,我也未必會留在迴沙。」

「為什麼?幻世有什麼好?我去過一次,那裡的環境根本不適合迴沙的人生活,霽雨也是因為待了太久才生病的啊!」

「那裡……

月退答不上來。

如果硬要說的話,他會說那裡有很重要的人。可是那個很重要的人是誰呢?讓他無法捨下幻世,甚至是無法捨下性命的……是誰呢?

他心裡浮現出兩個名字,而他無法確定是哪一個比較重要。

「我的身分,你要是覺得有必要告訴你的部下,那就告訴他們。只要你不要求辦個正式的活動來告知,還要求我出席,我就沒有意見。」

月退迴避了剛才的問題,然後在這件事上做了一點退讓。他認為自己可能是累了,想快點結束交談,才會做出這個決定。

「可以。」

冽崔算是得到自己想要的結果了,所以他毫不猶豫就答應了下來。

「那麼,我可以走了吧?明天見。」

聊到現在,兩個人都已經忘記一開始冽崔說要去附近逛逛的事情了,月退丟下這句話就想走,卻又被冽崔叫住。

「慢著!不是明天見,我們還有別的事。」

……什麼事?」

「不是要教你印記以及王族力量的使用方法嗎?沒學過的話,明天怎麼行動?」

……

「你要是現在想休息的話,就今晚處理。」

……

「不過學會可能也要時間……或者多過幾天再行動?在你學會之前,我每天都會把所有的時間拿來教你,你──」

「我會盡可能今晚就學會。」

……你真的就這麼討厭我?」

1 則留言:

  1. 99好可憐QWQ
    一輩子的耐心額度都用完了XDDD
    看到匠師的時候 整個內心狂喊 “99 快殺了那個傢伙!”
    腿腿!寧可錯殺 不可放過啊!!!ˋ△ˊ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