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月之鑰

沉月之鑰

2018年6月11日 星期一

沉月之鑰第二部 卷七 重逢 試閱七




交談到這裡,月退突然想起一件事,因而開口發問。

「硃砂,你知不知道為什麼冽崔出門要帶這麼多人?理論上不需要吧?即使需要僕從,那也十個以內就能解決啊。」

他問起這個只是好奇,硃砂也很乾脆地替他解答了。

「這些人都是主動跟來的,代王陛下也覺得很煩。」

「主動跟來?為什麼要主動跟來?」

「大概是對王族的憧憬什麼的……我也不太清楚。反正他們都很想跟來一睹代王陛下戰鬥的英姿吧,大概是這種感覺。」

……啊?」

月退的腦袋完全轉不過來。他無法理解這是什麼樣的狀況。

「會願意到明宮工作的人,通常都對王族有著莫名的狂熱與崇拜,所以代王陛下要出門辦事時,大家總是爭先恐後地請求他多帶一些人一起去,然後就變成這個樣子了。」

「叫他帶他就真的帶?他難道不覺得這樣很沒效率嗎?」

他搞不懂冽崔在想什麼。這麼多人一起行動,分明麻煩又累贅。

「有人說人帶多一點比較有王的氣勢,反正他們想盡各種方法說服及懇求,代王陛下就妥協了,我並不知道詳情。」

……

月退沉思了好一陣子,忽然恍然大悟。

「原來他會收你當近侍的原因,不是只有你不怕他,而是只有你不喜歡他?」

「也沒到不喜歡的地步……

硃砂這樣回答後,月退的臉色頓時有點難看。

「意思是,其實你喜歡他嗎?」

「月退,並不是只有『喜歡』跟『不喜歡』這兩個選項吧?也有不討厭或者沒感覺之類的好嗎?不然你說說你對我是什麼感覺好了,喜歡還是不喜歡?」

「我……

月退頓時又答不上來了。硃砂倒也沒有逼他回答的意思,很快就繞回了剛才的話題。

「至於你剛剛問的問題,我想代王陛下會收我當近侍,的確是因為我不會討好他──就跟我之前和你說的一樣,沒把他當神看吧。」

「這樣的話,是不是我對他熱情一點,他就會遠離我?這會是個好方法嗎?」

月退以痛苦的表情問出這個問題,硃砂則在瞥了他一眼後,搖了搖頭。

「應該沒有用吧。」

「為什麼沒有用?那到底怎樣才有用?」

「如果你的血統是假的,霽雨夫人根本不是你母親,那可能就有用了,他馬上就會不理你。」

「那不就是不可能的意思嗎?我連王族之力怎麼用都學會了,血統根本不可能是假的啊……

月退絕望地將臉埋進掌心,硃砂則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有人對你好,是讓你覺得很痛苦的事情嗎?」

「我不需要……硃砂,好好相處這個要求好難,為什麼會這麼難……

因為他抬起頭來看硃砂的時候,看起來一副脆弱需要安撫的樣子,硃砂決定還是問一聲。

「你現在需要什麼?有什麼我能做的嗎?」

「我不知道……

「如果你想來點刺激的,我現在也可以轉換成女性體讓你清醒一點。」

「不!不用了!現在這樣就好,你陪陪我,聽我說一下煩惱就好,真的!」

月退以十分激烈的態度阻止了他,這是硃砂可以預料到的。

「那麼你還有什麼要說的?時間差不多了。」

時間差不多了,這件事月退也知道。不過他在稍微猶豫後,還是提出了一個要求。

「硃砂……你能不能拍拍我的肩膀?」

「拍你的肩膀?做什麼?跟你說一些鼓勵的話嗎?」

「我只是想確認一些事情,不過你要說說鼓勵的話也行。可以嗎?」

「可以啊,這又不難。要再附贈你一個擁抱嗎?我可是一點都不介意。」

「咦?應該不用──」

「我想到了。要我拍拍你的肩膀,可以,不過你要先抱我一下,否則我不做。」

「咦──!」

這個沒想過的發展讓月退受到了驚嚇,硃砂則站在原地等待,看他要怎麼選擇。

「怎麼樣?」

「等一下,讓我想想──」

「不要就算了,快跟我出去集合。」

「──好吧。」

在被催促的情況下,月退瞬間做出了決定。他沒多說什麼,湊過去就伸手給了硃砂一個擁抱。

這些年來,他一直很少跟人有肢體碰觸,所以是有點不習慣沒錯。而在他覺得可以放開的時候,硃砂「啊」了一聲。

「代王陛下,早安。莫非出發時間已經到了?」

他這聲呼喚讓月退迅速鬆手回頭,然後看向自己身後。

「你們不去集合,在這裡做什麼?」

「叫他起床拖了點時間罷了。不過明天開始這就是您的困擾了,他剛剛說叫他起床這種事情這裡只有您能做,您就多擔待點吧。」

「啊?」

冽崔原本正因月退願意跟其他人親暱,卻就是不肯給他好臉色而感到鬱悶,此刻一聽到硃砂的話,頓時懷疑自己聽錯了什麼,整個陷入混亂。

「硃砂,我說過要講清楚原因!」

月退自然馬上就開口澄清,硃砂這才替他補上理由。

「好像是因為他有夢遊攻擊人的毛病,只有您有可能在他手下存活,所以才這麼說的,您別想太多。」

冽崔的心情在短時間內經歷了十分波折的起伏,好不容易消化完資訊,他忍不住看向月退。

「這到底是只有我不會被殺,還是我死了也沒關係?」

「代王陛下,您的思考太負面了。」

月退都還沒回答,硃砂就先替他開了口。

「不是要集合了嗎?快點出去吧。」

而月退本人索性直接迴避了這個問題,甚至率先走了出去,見狀,冽崔也只能跟出去帶路,硃砂並沒有跟他們一起走。

要去什麼地方,月退沒有概念,因此冽崔追上來後,他就默默跟著他走,心裡想著一些不相干的事情,臉上則一片冷漠,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樣。

見他似乎不打算理人,冽崔一路上沒有自討沒趣地找他說話。等利用傳送抵達了目的地,月退發現現場已經有很多人,顯然明宮的人手都提早過來準備了。

和冽崔一起穿過人群時,每個人都會自動讓道,同時以一種讓他不知該怎麼說的眼神偷看他,並在他們走過去之後竊竊私語。

月退對視線和聲音都很敏感,被人注視他不可能不知道,只是當這些視線沒有惡意,討論也都環繞在「終於近距離見到本人了好幸運」之類的話題上時,他不知該做出什麼反應,只好當作什麼都沒聽到。

因為我應該已經被宣布是王族的一員,所以他們這種反應是正常的……?再怎麼說之前我也和冽崔打過一架,難道他們不會怕嗎?

他對於這種純然正面的情緒感到困擾,如果只有一個人這樣,他還可以當作是對方不正常,但現在一群人都這個樣子,導致他開始疑惑不正常的會不會是自己。


3 則留言:

  1. 很壞的腦補了下"99的心情在短時間經歷十分波折的起伏"的內心小劇場(純粹自己腦補得太開心 請99黨們輕點噴

    (99冷傲(嬌)的屬性好像被小的弄得有點崩>< 在這裡先下跪道歉了orz

    恩?我剛才聽到了什麼?外甥希望我明天開始天天去叫他起床嗎?
    慢著...該不會到現在還沒清醒的是我吧?欸欸欸會不會等等睜眼我還在床上吧?!
    不對,明明昨天沒給我好臉色,但其實昨天其中一句話還是一個舉動打動他了只是他太害羞了所以今天心懷歉意想要開始慢慢跟我親近了嗎?!!!
    那我明天開始要用什麼表情去叫他比較不會讓他困擾?總不能又板著一張臉吧?可是太親暱又會嚇到他..怎麼辦?好糾結?

    (硃砂告知原因之後)

    啊......雖然這種好像不是很出乎預料的原因 可是失落的感覺根本擋也擋不住啊嗚嗚

    (開始跟腿一起走時的沉默)

    不行,我要調整好情緒......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