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月之鑰

沉月之鑰

2020年7月2日 星期四

跨世界打工旅遊 上《沉月之鑰外篇》 出版與特裝版公告





如上圖

博客來 特裝版連結 一般版連結
金石堂 特裝版連結 一般版連結
MOMO 特裝版連結 一般版連結

特裝版將在7/15上市
一般版7/21上市

特裝版是限量的,另外這次都沒有額外的通路贈品海報喔

2020年4月20日 星期一

Fascinate《沉月之鑰外篇》 金范本 預購公告(全預購制)

首先先放商品圖


文本封面與特典封面:






由於疫情的關係,暑假很有可能又無法擺攤,所以金范本這次採全預購販售,預購時間為即日起到5/9晚上11:59,收單之後有多少就印多少,不過因為不太可能是整數,最後零散的套數會再拿出來販售

因為收單後才印,所以寄送時間大概會是五月底

以下說明訂購的規則:

十套以上:

售價為600+17元運費一套,若湊滿20套以上則是600+15元運費一套
請直接在噗浪私噗給我,或者在FB粉絲頁面私訊給小幫手,確定好價格後會給匯款帳號跟回報表單,匯款跟填單後即完成預購

十套以下:

請跟卡布購買,費用為704+運費一套(含平台手續費在內)
卡布那邊的連結:https://www.plurk.com/p/nshocs


規則暫時是這樣
有想到什麼會再更新
最後告白一下竹官大人跟嚕嚕
我的畫家都是神~~~~~~~~

另外,上次的壓克力吊飾套組也歡迎大家參考看看:
https://www.myacg.com.tw/goods_detail.php?gid=1758790


2020年3月29日 星期日

公私不分明《沉月之鑰外篇》(金絳)(文字委託,非商用)


第二份委託也完成了
感謝得標主欲言又止→昧昧於一隅願意公開
這次委託的內容是先前暉范結婚本背景的金絳,不要求要在一起
那麼正文如下:



公私不分明《沉月之鑰外篇》



「洛艾爾,我有一件很嚴肅的事情必須跟你談談。」

身為西方城皇帝的修葉蘭,最近覺得自己遭遇了接任皇帝後的最大危機,因此,西方城的例行會議結束後,他留下了洛艾爾,以嚴肅沉重的語氣開了口。

「陛下,妨礙別人談戀愛是會被馬踢的。」

洛艾爾不慌不忙地回了這麼一句,修葉蘭頓時不知道該怎麼接下去,卡了一陣子,才想出自己可以說什麼。

「但是你的行為已經嚴重影響你的上班時間了,你應該適可而止!」

即使他用訓話的語氣指責,洛艾爾還是一副無所謂的模樣。

「關於這個問題,我早就說過了,如果我不適任的話就把我免職啊?我本來就不是很想幹,您也知道的。」

一個擔當紅心劍衛的人可以對自己的皇帝如此沒心,要說不適任,絕對不會有人有意見,然而修葉蘭之所以不想失去洛艾爾,可不是因為洛艾爾的忠心──他要的只是洛艾爾的能力而已。由於西方城目前確實找不到可以取代洛艾爾的人,變成只要洛艾爾拿離職來威脅,他就不得不妥協的無奈狀態。

「不然我們理性地談談你那沒有希望的單戀好嗎?我不管怎麼看,你都只是送上門討打討虐的,你是不是被虐待狂啊?這一點也不像是在追求人家啊!」

修葉蘭想說服洛艾爾停止這種無意義的行為,但他的說詞沒有什麼效果。

「真沒禮貌,我可是認真在追求絳風陛下的,請您不要隨便評論我的做法好嗎?」

「你那做法根本只是在騷擾人家!」

「抱歉,我並不認同您的說法。我們之間話不投機,您可以不必再說了。」

見洛艾爾要他閉嘴,修葉蘭便拍了桌子,狀似憤怒。

要洛艾爾說的話,像修葉蘭這麼溫柔斯文的人,拍起桌子來實在沒什麼氣勢,如果真要拍,可能得先去跟那爾西學學怎麼拍。

「我就告訴你實話吧,是絳風陛下不堪其擾才來叫我處理你的,他已經說了,你要是再不離他遠一點,他就不會再手下留情,你也考慮一下我們西方城的立場吧!絳風陛下是我們西方城的貴客,他多半是看在范統的面子上才忍你的,你好意思嗎!」

我要是不好意思的話,這輩子根本就不可能有機會接近他了吧?

洛艾爾將這句話放在心中沒說出來,然後敷衍了修葉蘭一句。

「陛下,您的警告我收到了,如果他真的要對我下狠手,那也是我的事,我會自己承受,您要是不能接受就把我免職吧。」

「你……不要再拿免職來說了!要是真的被免職,你就不可能接觸得到絳風陛下了吧,難道你就不怕嗎?」

「哎呀,您終於發現這件事啦?」

因為修葉蘭忽然突破盲點,洛艾爾就爽快地認了。

「那你就乖乖不要去騷擾人家!頂多遠遠地看!」

「陛下真是太不近人情,我看我去找皇后陛下幫忙好了。」

「也不要去騷擾范統──!」

修葉蘭跟洛艾爾最後還是沒有完全談攏,偏偏那個被騷擾的對象很快就來了,因為再過幾天,就是范統的生日。

按照修葉蘭的意思,范統的生日,慶祝活動當然要大辦特辦,於是搞出了一個慶生週來,為期七天都是慶典,本來就預訂好要來幫范統慶生的絳風自然也就提早來了。

洛艾爾這次沒故意去搭訕絳風,他只是特別挑范統跟絳風見面時,藉口拿西方城的事情去找范統商量罷了。由於他拿來討論的,乍看之下都是公事,也並非無關緊要,所以范統不好意思趕人,每次都是絳風冷著臉待在一旁,受不了了就先離開。

「洛艾爾!你不是答應我要收斂一點嗎?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都做了什麼好事!」

於是沒過兩天修葉蘭就怒氣沖沖地跑來質問了,面對這種狀況,洛艾爾早就想好要怎麼解決。

「確實是好事啊,身為您的紅心劍衛,我可是為您著想才這麼做的,天底下絳風陛下最不想看見的就是我了,只要我過去,他就會減少待在皇后陛下身邊的時間,說真的,您也不放心讓那麼俊美的男子跟您的伴侶獨處吧?就算是朋友,誰說就不會動心呢?」

被他這麼一說,修葉蘭果然立刻轉移了注意力。

「的確是……嗯!你這次做得不錯!就當我沒來過。」

於是修葉蘭就這麼走了,想來絳風的投訴,他會自己想辦法處理掉。

除了介入范統跟絳風之間的獨處時間,洛艾爾做最多的,大概就是隔著一段距離遠望了。

像現在這樣隔著人群觀察絳風,是他這陣子、這幾天都在做的事。

追求啊……

這個從自己口中說出過的詞,洛艾爾回想起來,仍不禁要露出自嘲的笑容。

沒用這種藉口,成天追著一個人跑,大家都會覺得很奇怪,但只要說是追求,除了比較難騙的那爾西殿下,其他人就幾乎都相信了呢。

他是想要觀察絳風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會不會對迴沙的南面造成損害,不過這種理由是不能明白說出來的。

如今,為什麼還是追著不放呢?

觀察的結論其實早就已經出來了。他知道絳風是個有原則的人,只是這些原則老是為了范統打破。他知道絳風向來信守承諾,無論那件事他喜不喜歡,只要答應了就會去做。

他還知道,即使絳風那麼厭惡迴沙人,卻不濫殺無辜,他有著善良的心,純淨的靈魂──這些過去看在洛艾爾眼中十分可笑無用的特質,現在卻讓這個被迴沙人尊為神的男人,看起來美得讓人無法移開視線。

當然,他不排除有外表加成的因素存在。那張過於美麗的臉孔超越了他所見過的每一個人,也添增了幾分難以靠近的感覺。

……雖然對洛艾爾來說沒有這個問題。可以的話,他只想把人壓在床上,做到對方放棄所有矜持哭叫出聲為止。

絳風要是能看見他腦內的想法,多半會後悔沒有直接殺了他。

「我這到底是……中了什麼毒啊?」

上床什麼的,完全是想都不用想的事,只是洛艾爾沒想到,自己居然會變成一個覺得「遠遠看著也好」的人。

這簡直是個可以排進自己人生前三驚奇的事件。

遠方的絳風正在和范統交談,面上帶著淡淡的笑意。那張臉不笑就已經很招蜂引蝶,笑了更是不用說,場上不曉得有多少賓客正在偷看他,而他大概早已習慣這些目光,一點也不覺得不自在。

某方面來說,洛艾爾還挺佩服范統的。明明不是不能接受男人,卻可以對這樣的美色無動於衷,當真不是普通人。

他很想過去打擾他們,不過今天畢竟是范統的生日,所以他想了想,決定還是讓絳風維持現在的好心情,不去掃興。

難得我也會有想當好人的時候,會有好報嗎?

心頭忽然冒出的這個想法讓他覺得有點好笑,然而沒過多久,還真的發生了十分微妙的「好報」。

事情十分單純,一開始是恩格萊爾說自己學會了很厲害的新招,想讓范統看看,於是請絳風陪練。大概是兩者都對自己的實力十分有自信,所以他們沒有特地換地方,直接就在宴會上演示起來。

他們所演示的東西看起來很無害,就只是數量奇多的光球運轉在天花板上,看起來有如星空運行,靜謐且美麗。

然而操作途中恩格萊爾打了個噴嚏,其中一顆光球忽然掉下來,高速砸向范統,見狀,絳風在必須繼續控制其他光球的情況下急忙操控力量擊飛那顆光球,接著,洛艾爾就這麼看著光球筆直朝自己砸過來。

在死亡前一秒,他看見了絳風錯愕驚慌的神情,內心竟因此而有點高興。

他難得正眼看我,而且眼中沒有嫌惡呢?

這樣能算是有了一點交集嗎?






洛艾爾的意識在水池底凝聚成形後,形體也慢慢轉化出來,這個過程他曾經很熟悉,以前在東方城時他時常經歷,但來到西方城後,他就沒再死過了,此時此刻,他有點自虐地想著,也不知道修葉蘭會打發誰來接自己,皇后生日宴會亂成一團的狀況下,該不會就這樣忘了這件事,導致他必須自行游泳上岸吧?

等他有了行動能力,浮上水面,看見水面上有船時,才鬆了一口氣。

呼,那個妻奴皇帝總算還有點良心,我就一個月不提離職吧。

原本他想往小船的方向游,卻發現有一股力量帶著自己過去,移動起來相當輕鬆,這讓他為之一愣。

能夠在水池使用力量的人,難道是……不可能吧?

等到了船邊,看清楚船上那個人後,他才確定是真的。

我確實復活了嗎?不是在作夢?

「自己上來吧。」

絳風清冷的聲音傳進他的耳中,他則擰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確定會痛後,才癡癡地開口。

「怎麼會是您來接我?」

我跟絳風陛下交談的秒數,難道要創新紀錄了嗎?

……先上來吧。」

絳風看似還不太習慣跟他對話,別開頭後,又說了這麼一句。

最開始的訝異過去後,洛艾爾又找回了自己的腦袋,判斷出此刻情勢對自己有利。

此時不無賴,更待何時?

「啊,我剛剛重生,手腳其實有點麻……

……

絳風沉默了幾秒,似乎正在猶豫該怎麼做。

該不會要用力量搬運我上船吧?一定要這麼堅持無接觸嗎?

「我知道您很討厭我,排斥跟我接觸也是當然的,您願意來接我已經是我莫大的榮幸,不然就讓我在水裡泡一陣子吧,應該會自己恢復的。」

他敏銳地從絳風異常的舉動看出了對方的愧疚心。洛艾爾知道,絳風之所以會出現在這裡,鐵定跟那個光球意外殺死自己有關,而綜合他對絳風的人格觀察,這顯然是因為,絳風認為害死他是自己的過失,所以想做出一些補償。

那麼,以退為進的做法應該是可以用的。

……我的排斥不是針對你,只是針對迴沙人。」

絳風解釋了一下。能得到這句解釋,讓洛艾爾覺得大有斬獲。

「我已經是死掉的迴沙人,跟故鄉沒有關係了,身上的血是沉月重新塑造出來的,剛才又死了一次,能不能算是乾乾淨淨了呢?」

迴沙人所犯的罪,他從恩格萊爾那裡打聽過,因此他才會說出這樣的話,試探是否有戳中絳風的想法。

絳風再次沉默後開口說的第一句話,沒有回答這個問題。

「你還是先上來吧。」

說著,他朝洛艾爾伸出了手。

將手搭上去的時候,洛艾爾滿腦子都是些不乾不淨的東西。

終於摸到真人了──手有點涼呢,嗯,肌膚果然很光滑,可以再得寸進尺一點嗎?我攀上去他會不會把我丟回水池裡?

他一面想著要不要試探絳風的底線,一面手就比想法還快地行動了。當他順著絳風的手往上搭肩,想再使力撐起身子抱住絳風的背時,絳風身體瞬間僵硬,像是不知道該不該推開他,就這麼錯過了反應時間。

哇,我居然抱到了?好像有股好聞的氣息,是頭髮還是身體呢?能不能假裝沒有力氣,多抱一會兒?

素來聰明又有能力,想離職也被皇帝挽留無數次的紅心劍衛,在這個當下,只是個想多佔心上人便宜的糟糕男人。

「你放手。」

絳風終於忍無可忍地出了聲,聲音還帶了幾絲不明顯的顫抖。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只是爬上船後用光了力氣,您直接把我推開吧,如果冒犯到您,您要把我丟回水裡也可以。」

洛艾爾繼續他的以退為進,但這次絳風沒再入坑。

絳風很乾脆地推開他後,丟了一件外袍給他,神情似乎有點懊惱,俊美的臉十分罕見地透出一抹薄紅。

嗯?這是不習慣跟人近距離接觸,害羞了?

「我必須為失誤害死你的事情道歉。」

他平緩了呼吸,接著這麼說,洛艾爾則理性地評估了起來。

絳風陛下這種身分哪需要為了這點小事道歉啊,我果然沒看錯,這個人真的很在乎自己的原則呢,之所以會跟我道歉,是因為我沒做錯什麼卻被他殺了吧?既然如此,應該不會只有道歉?

「我會在合理範圍補償你,你如果想到想要的補償,可以提出來。」

果然,我就說這麼有原則的人,怎麼可能一句道歉就當作事情沒發生過呢?不過這個補償嘛……

「絳風陛下,請問,我只能提一個要求嗎?」

他的話讓絳風微微皺眉。

「你還想提好幾個要求?」

「我只是有一個額外的小小要求,不知道您能不能允許。」

「你說吧。」

得到絳風的許可後,洛艾爾誠懇地提出了請求。

「我不敢厚著臉皮說要跟您交朋友,只是希望……以後見到我的時候,能不能請您不要再趕我走了呢?我只是想被當成一個普通的幻世新生居民對待,不想背負出生地的包袱,就是不知道這個要求會不會讓您感到為難……

從絳風的表情看來,他確實是為難的。然而他也知道拒絕這個要求很不近人情,所以他正在掙扎。

「絳風陛下?」

雖然知道自己的裝可憐對這個人應該是無效的,洛艾爾還是下意識用了可憐兮兮的口吻。

……知道了,我盡量吧……

得到這個答覆,洛艾爾喜不自勝,因為對重視承諾的絳風來說,這句話根本就等同於答應了。

「太好了!請多指教!」

「那麼,補償的部分,你想好了嗎?」

「喔,這個部分您不必掛心,我只要想到了就會告訴您!」

話說到這裡,絳風也不曉得還能說什麼,索性沉默了下來。

聽說以前也有迴沙人試圖跟絳風陛下交朋友,結果很慘,恩格萊爾殿下還叫我不要癡心妄想,沒想到這麼快就有轉機,而且好像還得感謝恩格萊爾殿下的失手呢!

洛艾爾現在的心情很好,簡直恨不得絳風能多殺自己幾次。

「回去吧。」

這時絳風總算想起自己來這裡的目的,隨即催動力量將小船送往岸邊。

其實洛艾爾很希望他不要想起這件事,這樣才能多獨處一些時間,可惜他失望了。

「出去以後,你應該能自己回聖西羅宮吧?」

絳風跟他應該是同路,但似乎不想同行。

要自己回去自然是沒問題的,洛艾爾不想繼續留下死纏爛打的印象,便欣然點頭。

「那麼,就在這裡分別吧,洛艾爾。」

這只是一句很普通的話,卻讓洛艾爾露出驚喜的表情。

「絳風陛下,原來您記得我的名字?」

相較於他的驚喜,絳風的表情則顯得一言難盡。

這表情……您是想說自己本來就過耳不忘,還是想說找我們家皇帝投訴的時候需要名字才行,就勉強記了下來?觀察您的反應真的很有意思呢。

「對了,在分別之前,我還有一件事想說。我知道您很關心您的朋友在聖西羅宮的生活,不過見面時他也未必什麼都會告訴您,如果您想知道得更詳細的話,之後都可以來問我,我會特別多為您留意的。」

聽他這麼說,絳風緊繃的臉總算稍微放鬆,多了幾分柔和。

「謝謝你。那就麻煩了。」

找到切入點後,洛艾爾總覺得,自己無望的戀情,彷彿有了一個新的開始。

回聖西羅宮的路上,他回味著剛才藉機吃豆腐的那個擁抱,在腦中勾勒出了絳風大概的身形,接著忍不住嘆氣。

「啊,簡直像是在褻瀆神明一樣,居然對自己有點不齒,我這是怎麼了……

或許是因為那雙眼睛太乾淨澄澈,才讓人覺得產生慾望是種褻瀆吧?



-END-
2020/3/29

2020年3月23日 星期一

停滯的幻夢《沉月之鑰外篇》(綾櫻) (文字委託,非商用)

文字委託競標得標主指定的是那月本中的綾櫻生活後續,希望很幸福沒有刀,因為得標主說可以公開所以貼出來囉,感謝雪亦的委託~





停滯的幻夢《沉月之鑰外篇》



今天他起得早,看著外頭的晨光,不知怎麼回憶起很多年前的事情,就這麼呆呆坐了好久。

意識到時間越來越接近中午,他這才站起身子,往內院走去,隨手在放置食材的位置拿了一人份的材料,接著便走進廚房,開始烹煮食物。

迴沙糧食短缺,不過他們沒有這個困擾。東方城那邊會支持他們需要的物資,如果他們真的缺了什麼,臨時有需要,迴沙的官員也是會提供支援的,但這邊靠的是西方城的關係,所以他一向盡量避免使用。

當食物的香味開始飄散進室內後,綾侍聽見了布料摩擦的聲音與腳步聲,接著,廚房門口便出現了一個身上帶著幾分慵懶氣息的女子。

「櫻,今天不用我叫妳就自己醒了?」

「因為很香啊……在煮什麼?」

「妳的午餐。」

都已經睡到這個時間,自然是午餐,不是早餐。

「你還是只煮一人份?」

矽櫻看了看鍋子裡的份量,問問題的語氣帶了點失落。

「是啊,有什麼不對嗎?」

身為不需要進食的器物,他向來不會在煮飯的時候準備自己的份,矽櫻現在忽然問起這點,綾侍不太能明白她的想法。

解除契約,無法直接聽見心音後,綾侍偶爾會像現在這樣感覺不方便,然而保有隱私對矽櫻來說很重要,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沒有心靈相通,難道就無法做到一個眼神即能知道她在想什麼嗎?

綾侍是不服氣的,他覺得自己終有一天還是能憑觀察跟努力達到那樣的境界。

「總是我一個人吃……

她低聲說著,彷彿有點不好意思說出心聲。

儘管她只說了這麼一句話,綾侍還是馬上就懂了。

於是他露出溫柔的笑容,那是看著自己真心所愛的人的神情。

「下次我會準備兩份,陪妳一起吃,今天的話……妳吃不下的可以給我,或者吃到好吃的就分我一口,這樣好嗎?」

他們相伴了那麼多年,彼此之間的默契與熟悉還是很足夠的。如他所想,矽櫻果然在聽他這麼說之後,鬆開了微蹙的眉,給了他一個微笑。

「好啊。」

流動在他們之間的氣氛十分舒服放鬆。多少年來,他所追求的,也不過就是這樣的安適,與平凡的幸福感。

起初矽櫻還放不下東方城,還放不下幻世的一切,但漸漸的,她開始適應這裡的新生活,對未來也有了期待。

在東方城被西方城與迴沙的軍隊攻下時,綾侍覺得自己是恨他們的,恨他們的侵略,恨他們派出來的探子對矽櫻的欺騙,然而現在,他發現自己好像逐漸忘記了仇恨,只因他看見了矽櫻身上的改變。

她不再需要背負東方城女王的職責,而他也不再是因為契約,而作為護甲陪伴在她身邊。

這是過去的他無法想像的──以器靈的身分,深深愛著一個人類。

「希克艾斯說要去打野味,到底是打到哪裡去了,今天會不會回來啊?」

用餐結束後,矽櫻嘴裡唸了一下音侍。綾侍雖然有點想告訴她,那傢伙是覺得自己的「好兄弟」跟主人成天膩在一起,上次又撞見他們蜻蜓點水般的接吻,才藉口打獵落荒而逃的,但想了想,還是沒說。

就這樣吧,反正音那個傢伙,遲早會習慣的。

「說不定快回來了,我們一面下棋一面等他吧,還是要去後院照顧一下妳新種的盆栽?」

現在的他們,生活中處理的都是一些芝麻小事,再也不是什麼國家大事。

矽櫻說要幫忙泡茶就去拿了器具跟茶葉來,認真坐在桌前以生疏的手法努力。他忙完手邊的事情,坐過去手把手耐心教導,看著午後的日光下他們交疊的手,驀然覺得……

這大概就是所謂的,歲月靜好吧。



-END-
2020/3/23

2020年1月29日 星期三

沉月晚范本通販公告(CWT54不擺攤,改成全通販)

本次考慮到武漢肺炎疫情,決定放棄擺攤,新刊有以下兩種購買方式:

1,十套以上代購/揪團直接跟我購買,價格是原價的600元(文本套組)跟500元(吊飾套組)再加上郵資(郵資計算方式請看下面)
這個方法是期間限定的,時間過後都請跟卡布購買


2,跟卡布購買。購物車已經開了,不過會外加處理費,雖然已經協商過加少一點但還是會比較貴 購買點此:https://www.plurk.com/p/no1amv

卡布購買的部分,有問題可以詢問他們,這裡主要說明直接跟我購買的方式

首先是湊齊文本套組十套以上(可以超過)(吊飾套組幾套都沒關係)

郵資計算方式是十套170元(含包材跟人工),每多一套文本套組多17元(吊飾不計算)

海外部分請另外找我問郵資

其實多一箱會直接多出一箱的郵資但是為了方便就這樣計算,多的我吸收

再來請私噗給我,或者FB私訊(小幫手會處理),告知你代購/揪團總共幾套(請在2/2 晚上11:59之前完成這個步驟)(也就是你們可以揪團收單到2/2的意思)

我or小幫手會提供給你匯款帳號跟回報表單,完成匯款跟填好表單(請在2/3 晚上11:59之前完成這個步驟)

接著就可以等待書寄出

付款方式只有匯款到郵局這一種(海外可以接受無摺,國內不行)

寄書一律是場後,可能要等一段時間,如果急需拿到書請另外說明,我會問問看印刷廠能否處理

掛報部分本次就不做販售了

為了避免混亂,不接受直接到印刷廠拿書

2019年12月31日 星期二

生日賀圖



謝謝禾日送的生日賀圖!

每次收到生日賀圖都覺得很開心,小金跟范統真是可愛啊

也謝謝大家每年給我的祝福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