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月之鑰

沉月之鑰

2018年6月24日 星期日

Unconditional《沉月之鑰外篇》 試閱一 (那月本)


8月CWT的本子
套組應該是700元吧
跟之前的外篇《三個夢》還有卷七的結尾有關
不過還沒看過卷七也不會被捏什麼(應該吧)
只是看完卷七又可以再看一次而已



Unconditional《沉月之鑰外篇》



◎ 算是與沉月二的外篇《三個夢》相關的衍生故事

◎ 那爾西跟月退的CP



2018年6月16日 星期六

沉月之鑰第二部 卷七 重逢 試閱十


章之四 夢醒之前

『如果閉眼之後的世界像是囚禁了我的噩夢,那麼現在我睜眼時所處的世界,也像是個不夠真實的夢。』

『我好想相信這個夢是真的存在的。』

『夢的結局無論是什麼,只要我醒過來,一切就會灰飛煙滅。』

『而我唯一的希望只有,讓我記住多一點。若是注定只能帶著悲傷入夢,至少這次,讓我帶著微笑夢醒。』

── 月退


*沉月之鑰第二部 卷七 重逢 出版與贈品公告



沉月之鑰第二部 卷七 重逢
作者:水泉
繪者:竹官@CIMIX
封面:阿噗&祭霜

出版日期:6/29

博客來購買連結

金石堂購買連結

四層資料夾購買連結如下 

西方城款少量再刷 金石堂 博客來

東方城款 金石堂 博客來

上次說好要再刷少量西方城的,所以上次沒買到的不要錯過喔


2018年6月15日 星期五

沉月之鑰第二部 卷七 重逢 試閱九







冽崔所設下的條件,使得乍看之下簡單的事變得困難了許多。要在接觸附魂使的瞬間打入勒令停止行動的印記之力,接著以最快的速度找出他衣袍上繡著印記的地方並割出標記,再瞬間找到下一個目標,期間不能傷到任何一個人類,還得注意環境,記住哪些目標是已經被割過袍子的。

這考驗的不只是眼力與速度,還有反應力與出招的精準度。他不能傷到這些人類,這些人類卻可以攻擊他,而他所能做的就是在爭奪攻擊目標的同時以靈巧的身法和輔助魔法來閃避那些攻擊,不像平常那樣,失去耐心就直接殺死對方。

他們鬼魅般的身影在廣場上穿梭時,驚叫聲不斷響起。城內的人意識到他們遭受了突襲,在驚慌中試圖防衛,但在他們認出冽崔後,一切便又不同了。

王族是迴沙人信仰的神,除了某些離經叛道的迴沙人,大部分的迴沙人內心都有這樣的信仰。攻擊神當然是不可以的事情,有的人開始恐慌,有的人則想要逃跑,但明宮的人似乎搶先封鎖了逃跑管道,軍隊也集結到了城外,於是深恐被審判的人們使得場面變得更加混亂。

當月退發現那些人不敢攻擊冽崔,卻會攻擊自己的時候,心裡不禁產生了一股憤憤不平的感覺。

不公平!明明我也是王族啊!

但他當然不可能朝他們喊出這句話,這是他的自尊心不允許的。

嚴格來說,那些水準參差不齊的攻擊只是稍微有點礙事,沒到真的會妨礙他的地步,不過冽崔可以專心對付那些附魂使,他卻得分心防禦,怎麼想都讓人很不開心。

這種技術的比賽,不太需要使用天羅炎,甚至是器化。由於必須直接接觸,將印記的力量打入附魂使體內,才能確實使之無法動彈,所有遠距離的攻擊方法也就失去了意義。

對擁有優秀武器的他而言,條件其實是不利的,然而說這些就好像畏戰而找藉口一樣,所以他沒多說什麼,只想著堂堂正正地比試。

即使知道冽崔很強,他還是不覺得自己會輸,也沒想過萬一輸了要怎麼辦。

觀察環境的過程中,他當然也會看到冽崔是怎麼出手的,在王族之力內轉與外放的交錯之間,冽崔的動作比他想像的還快,也讓他產生了些許壓力。

如果用他原本採取的魔法輔助繼續動作,顯然是沒有勝算的,而他並不想就此認輸。

同樣的方法,我也做得到的,不是嗎?

那是他教過我的東西,是我自身就擁有的力量,既然如此,哪有什麼辦不到的呢?

於是他利用每一次動手的空檔,短短一瞬瞥向冽崔的時間,刻意學習他的出手方式,藉以加快自己的速度。

廣場上,兩人穿梭的身姿逐漸相近,月退在極短的時間裡將自己的行動模式調整得與冽崔相仿,精確得每個呼吸的間隔都十分一致。冽崔也察覺了他的變化,為之驚奇的同時,也不忘繼續狩獵目標。

他很欣賞月退的好勝心,不過,不放水是對月退的尊重,以月退的個性,只出七成力應該就讓他覺得被侮辱了,說不定放水還會讓他更生氣。

因此,在他搶先一步來到最後一個附魂使面前時,他毫不猶豫,乾脆俐落地終結附魂使的活動機能,再割破對方衣袍上的印記,劃下用來區分的代號,最終二十八比二十六,由他取得了勝利。

比試有了結果,月退在他面前著地時,臉色相當難看。冽崔還來不及說什麼,月退就搶先開了口。

「再來一次!」

……什麼再來一次?難道把這些附魂使通通重新灌注能量,然後再重複一次這個流程?

冽崔無法理解月退為什麼會想做這麼麻煩又浪費時間的事,所以他決定拒絕。

「不行,輸了就輸了,哪有人耍賴的?」

「我不是耍賴,我又沒有說這次不算!」

「不然呢?就算再來一次你贏了,你也只是贏了出七成力的我啊。」

冽崔一副游刃有餘的態度,使月退一方面生氣,一方面又無法反駁他──然後就變得更生氣。

「恩格萊爾,你是不是很想揍人,但第一次遇到無法說揍就能揍到的對象?」

「誰說沒辦法?只是沒那麼容易而已,別說得好像打起架來實力差距很大一樣!」

「實力差距確實比之前大啊,誰叫你把我治好了。」

……

於是月退又無言以對了。就在冽崔反省自己以大欺小,正想說幾句「你這個年紀這麼強已經很不可思議了」、「照你學習進步的速度搞不好沒幾年就能超越我」之類的話時,月退又開口說了一句話。

「其實我那天戰鬥時是想,反正把你殺了也沒關係,我再復活你就好。」

……等一下,你那時候已經知道我是你舅舅了吧?」

外甥太過兇殘的話語讓冽崔臉上一抽,對方則毫無反應地繼續說下去。

「然後我治好你也是想有機會再打殘你,沒什麼善意,你不要誤會。」

「你還真有自信?」

「現在不行,過個一百年總可以吧?新生居民又不會死。」

月退在說這話的時候,完全忽略了近年他越來越不想活下去的事實。

被他這麼一說,冽崔很無奈地嘆了口氣。

「那你哪天要是真的打殘我,還會治好我嗎?」

「看心情。」

冽崔才剛回神留意到月退在他說出「舅舅」這個名詞的時候沒有反駁,就因為這個回答而洩氣了不少。

「你知道王族能用睡眠來療傷嗎?只要你沒殺死我,我睡個一千年應該還是會恢復的。」

他說出了一件月退不清楚的事,使月退露出錯愕的表情,接著不悅地做出了表示。

「那樣的話我會把你治好。反正就只是等於叫你起床而已。」

……這是我接下來都得叫你起床的回報嗎?」

他們說話的時候,依然站在廣場上。人類的攻擊很難影響到他們,不過,那些被廢除行動能力,等待處理的附魂使,卻在這時候出現了異變。

爆炸聲響起的時候,冽崔和月退下意識的反應都是佈置阻隔結界,當他們發現有兩層不同的結界時,頓時彼此看了一眼,不知道該說什麼。

附魂使的爆炸是一瞬間的事情,第一個爆炸之後,其他的便全數一起,由於範圍不算廣大,廣場上受到波及的地方約有三分之二,而這三分之二的範圍內,除了他們兩個,已經沒有別的活人。

畢竟阻隔結界能保護的範圍,也就比兩個人站立的位置再大一些而已。

「這不是附魂使。」

冽崔臉色凝重地這麼說。解開結界後,他掃過爆炸現場,在發現有反光的其中一個地方搜索了一下,然後找出了一塊殘破的金屬。

「這是什麼?」

月退對現在的狀況也感到不解,因而湊過來詢問。

「我也不知道,只剩下這麼小的碎片,誰知道是什麼?不過這東西還有一點點類似剛剛那些假貨的氣息,一定有什麼關聯。」

冽崔做出這樣的判斷後,心情惡劣地將碎片收入懷中。

「我們必須去其他地方找到相同的假貨直接拆了調查,現在先休息一下,等我的部下處理完現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