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月之鑰

沉月之鑰

2018年6月5日 星期二

沉月之鑰第二部 卷七 重逢 試閱二





硃砂離開後,月退做好了可能馬上又要跟冽崔見面的心理準備,不過預想中的情況卻沒有發生,或許是硃砂說了什麼的關係。

冽崔率領的部隊,人數不算少,但紀律卻挺好的,出發的命令一下達,所有人便按照自己的職務分配做事,很快就整理好東西,由魔法師負責集體轉移。月退連現在要去的地方是哪裡都不知道,但他也不怎麼在乎,反正跟著行動就對了。

硃砂是跟著冽崔一起走的,因此臨走之前他找了一個附魂使來,暫時將他交託給對方。

「淵凌大人,這位是代王陛下的貴客,待會轉移的時候麻煩您帶他一起,這是代王陛下交代的。」

「我知道。」

「月退,這是代王陛下最寵愛的附魂使大人,他會負責帶你移動。」

寵愛?

想想冽崔的個性,月退很難想像他會寵愛哪一個人,所以他認真看了看這名青年,想知道他有什麼特別之處,不過他暫時也只能看出對方長得異常漂亮而已。

漂亮,但看得出來是個男人,和綾侍那種美麗不同。

他思索著冽崔是否是個以貌取人的傢伙,然後看向硃砂,思考冽崔之所以對硃砂不怎麼好,會不會是因為對容貌的要求太高,只肯對絕世美人溫柔。

「你怎麼能直呼他的名字?太沒有禮貌了吧?」

此時那名青年驚呼了一聲,彷彿非常不能接受硃砂的行為,硃砂則不想多做解釋,只簡單帶過。

「我們認識很久了,淵凌大人,您不需要大驚小怪。」

「認識很久?你的意思是你們是朋友嗎?」

淵凌眼睛瞪得更大,似乎比剛才還驚訝,硃砂則在這個時候冷淡地否認了。

「不,我們不是朋友。沒什麼事的話我就先告退了,您請自便。」

硃砂的反駁雖然在月退的意料之中,但他還是有點難過與迷惑。

現在的關係不能稱為朋友嗎?朋友的定義到底是什麼呢?

他稍微有一點想問硃砂這個問題,卻又怕自己太煩人,而且現在也不是發問的好時機。

由於硃砂很快就離開了,淵凌便朝他看了過來。乍看之下對方不是什麼好相處的人,但在面對他的時候,卻拘謹有禮地行了禮。

「您有什麼需要就告訴我,請不要客氣。」

這名附魂使對硃砂的態度與對他的態度實在有很大的差異,導致他反應不過來,所以沒有立刻回答。

「殿下?」

淵凌試探性地呼喚了一聲。從這個稱呼聽來,他應該已經知道月退的身分,而月退實在不太適應這個稱呼,卻又想不出對方能怎麼叫自己,只好放棄請他改口的念頭。

「有任何需要……都可以找你嗎?」

「是的,什麼都可以!我會盡可能完成您交代的任務!」

這名附魂使和蓮宮那些柔弱的侍女不一樣,感覺比較有用,而且也有一定的實力,於是月退在審視他之後沉思了幾秒,隨即提出一個要求。

「有空的話,陪我練武?」

他一將話說出口,淵凌的笑容馬上僵在嘴邊,這反應使月退微感失望。

……您是想找個人揍嗎?或者我替您找一些沙包來?」

淵凌提出了其他的選擇,月退則搖了搖頭。

「不願意的話就算了。」

「不是不願意,我沒辦法和您對打啊!不光是實力的問題,附魂使本來就無法對王族動手的!」

聽了他的解釋,月退這才曉得是自己強人所難了。不過,有個實力不錯又聽候差遣的對象,卻不能當陪練的對手,這件事確實令人鬱悶。

難道還是只能找冽崔嗎?

雖然硃砂說好好相處包含不要隨便打架,但是練武應該不算吧?

他一面想,一面點頭回應在一旁詢問能否出發的淵凌,接著,移動魔法籠罩下來,他們很快就抵達了另一個地方。

「那些人類紮營需要一些時間,殿下想去附近逛逛嗎?」

「這裡是什麼地方?」

月退終於想到要問這個問題了,淵凌也十分積極地回答了他。

「這裡是旭明封地,位在迴沙的北邊,由於接近沙漠,氣候比較乾燥一點,殿下如果嫌熱或是口渴都可以說,我會讓那些人類去準備水和冰涼的食物。」

這種被殷勤招呼的感覺,除了在商店或餐廳,月退印象中只有在雅梅碟那邊感受過。如今他已經比較能接受「身分」所帶來的差別待遇,但硬要說的話,他還是不太喜歡這種狀況。

當初以觀光的心情來這裡,因此他沒有特別研究過迴沙的地理環境。如今是否該惡補一下,他也難以決定。

這裡的事情,到底需要處理多久呢?到底需要在這裡待多久,什麼時候才可以離開?

可是我回去又是為了什麼呢?

月退一下子無法給自己一個好的答案。

他已經不打算當西方城的皇帝了,他也沒有和幻世的家人一起生活的需求,他時常誰也不想見,偶爾想念朋友時,才會拿起通訊器來試圖和對方說幾句話。

那麼到底有什麼回去的必要性?回去……也不會比較開心啊。

硃砂建議他留在迴沙生活,但這件事他還沒考慮清楚。留下來意味著他的生活會有很大的改變,除非他可以繼續隱瞞身分四處流浪,不過這麼做的話,和回去幻世過的生活似乎又沒有多少差別了。

「有什麼我應該要知道的事情嗎?像是接下來會遇到的狀況,我需要配合的事情?」

月退覺得還是先多問一些資訊,比較有利於心理準備。他不想遇到太多沒有預期的狀況,這可能會讓他產生比較大的反彈,然後……硃砂要求他的「好好相處」,搞不好就辦不到了。

「接下來會遇到的狀況?……

這個問題像是考倒了淵凌,他呆滯了幾秒,才含糊地回應。

「殿下,我很少跟隨代王陛下到外面來,所以我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耶,不過只要有您們在,應該遇到什麼事情都不會有問題吧?」

看來想要問資訊,還是問硃砂比較可靠。月退得到了這樣的感想。而當他正在思考要不要把這個附魂使打發走的時候,冽崔就不聲不響地出現了。

「代王陛下!」

淵凌一見到冽崔便驚喜地迎了上去,原本正要說話的冽崔瞬間停頓,遲疑了一下才對他開口。

「淵凌,你先去休息,有人問起我的行蹤就說我們去附近看看,待會回來。」

我還沒答應要跟你去吧?

月退差點直接問出這句話,幸好他還是忍住了。

「您們要出去逛嗎?帶我一起去好不好?」

淵凌一副很想跟上來的樣子,但冽崔顯然不怎麼想帶上他,卻又一臉困擾。

「你別跟來,我們要談事情。」

「我又不會說出去,讓我聽到也沒什麼不可以吧?」

即使被拒絕了一次,他還是不想放棄的樣子,月退看著他們兩人,實在搞不清楚王族與自己的附魂使到底算是什麼關係。

……你回去就是了,別讓我說第三次。」

冽崔看似不想對他說重話,他的態度與表現讓月退十分疑惑,於是,在淵凌委屈地離開後,沒等冽崔開口,月退就自己先問了一個問題。

「他真的是你最寵愛的附魂使嗎?」

或許是沒料到月退會問這種八卦,從冽崔的表情看來,他大概不知道該怎麼評論這個問題,但他還是回答了。

「我不知道你是聽誰說的,但對我來說,只是因為他的臉被我做得比較像絳風,所以地位比較特別而已,沒有什麼寵愛可言!」

月退再怎麼無知,迴沙王的名字還是有聽過的,他們兄弟感情如何,月退不予置評,不過他依然有其他的疑問。

「既然你都把他做成親人的樣子了,不就是為了想見到親人的臉嗎?但你卻好像不太想和他相處?」

「──因為性格根本不像,感覺就十分詭異!絳風的話,應該是要……再更不屑、更鄙視一點……

冽崔焦躁地說明了自己的感受,而他這番像是真心話的話語,則讓月退啞口無言。

這個人對自己哥哥的想法是不是有點奇怪啊……不,這個人是不是很奇怪啊……

他先是驚疑不定了一陣子,接下來試圖用自己身邊的人來想像冽崔說的那種感覺,在幻想了會因寂寞而撒嬌然後哀求別人留下來的伊耶後,他瞬間覺得可以理解冽崔的心情了。

不能接受。確實不能接受。這根本不是伊耶哥哥,無論怎麼想都覺得很痛苦啊。

而思考到這裡,他又想到了另一個問題。

「那要是絳風哪天回來了,讓他看到你做了一個這樣的附魂使也沒關係嗎?」

月退覺得如果是自己的話,一定會很尷尬。至於會不會尷尬到想死,那可能要看對象是誰才知道。

……

冽崔沉默了好長一段時間,最後他決定不回答。

「停止這個話題。我們談點別的事情吧。」


3 則留言:

  1. 好暴力的月退XDD
    到哪都想打架XD

    回覆刪除
  2. 突然覺得舅舅有點萌
    話說我們腿腿還真愛伊耶哥哥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