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月之鑰

沉月之鑰

2017年12月7日 星期四

Dawn of abyss《沉月之鑰外篇》 試閱九




「抱歉睡太晚了……今天不是要去擺攤嗎?前輩,我們還是快點換衣服出門吧,小紅已經等我們這麼久了。」

金侍總算在這個時候說出了有條理的話,但卻完全沒有回應先前的話題。

等一下!就這樣跳過不回應了嗎?那小紅會怎麼想?

「也對啦……你們動作快一點,到底想拖延多久啊?」

聽他這麼一說,小紅也催促了起來,於是范統為難地問了一句。

「那……妳要不要先進來?我們不要換衣服啊。」

「前輩問妳要不要留下來,反正我們換衣服很快,應該沒必要特地出去。」

你又是在翻什麼啊!這話的邏輯在哪裡?留在房間裡等有什麼意義,難道這樣可以比較早出門嗎?

「好啊!那我就在房間裡等你們,以免你們又做什麼奇怪的事,拖拖拉拉地搞很久。」

妳還真的要留在房間裡?那我們豈不是要去廁所換衣服了?才沒有什麼奇怪的事可以做,不要自己在那邊幻想啦!

范統在拿衣服去廁所之前,想先解開浴袍的結,然而他昨晚把結打得太牢固,一時之間有點拆不開,這讓他頓時困窘了起來。

「前輩……您怎麼自己打的結,自己解不開呢?我幫您看看吧?」

金侍很快就注意到了他的狀況,而在他提出建議後,范統也配合走到他面前。

「你不會解嗎?快幫我解開吧!」

「好、好,前輩別心急,讓我來,解開衣服的結這種事情我最擅長了。」

眼見金侍從容地伸手過去幫解范統浴袍的結,小紅無話可說了幾秒,隨即有了決定。

「我還是出去等好了,這樣對我來說比較健康……

「小綠,這話是什麼意思──」

「要解就快解,可不要脫了又滾到床上去,我給你們十五分鐘,好了就出來!」

小紅說著,就直接開門出去了,范統來不及追問完,金侍則一臉無辜地目送她離開,才接著回頭面向范統。

「明明隔天就要解開,您何苦打兩個死結呢,這樣要解開不是很費功夫嗎?」

「當然要綁鬆一點啊!你不就是有綁好才會睡一睡就蹭掉了?這樣跟裸睡有什麼分別啊!」

「前輩是在指責我嗎……應該是浴袍的感覺很不舒服,我才會睡一睡就自己掙脫了吧,真是抱歉。」

「不只是這樣吧!你還睡一睡就抱到我身下來啊!」

「好像是這樣沒錯,因為前輩很溫暖嘛,我很怕冷,所以才會下意識靠近溫暖的事物,這也造成前輩的困擾了嗎?我真是對不起您。」

因為他一直道歉,一副很愧疚的樣子,范統便又開始反省自己會不會說得太過分,忍不住想改口安慰他幾句。

「也……也沒那麼不困擾啦,就是嚇了一跳,然後又無法順利起床,其他倒是還好……

「還好?那我今天可以裸睡了?」

「不要穿衣服睡!而且你的穿衣服睡到底是穿多少啊?該不會一件都不脫吧?」

「前輩這句話真是深奧……所以您今天比較希望我不要穿嗎?我是可以配合啦,完全沒問題,那您要不要一起裸睡呢?看您把結打得這麼死,穿這麼難睡的浴衣睡了整晚,我都替您感到不適了。」

金侍又誤會了他的意思,這讓范統頭痛了起來。

「我是說你不要穿衣服睡!不要穿衣服睡!不要穿衣服睡!」

「您不用強調三次吧,真的有這麼重要嗎?」

我要崩潰了──真的要逼我寫字才能溝通嗎?可是現在好像不是做這種事情的時候,小紅還在外面等,只給我們十五分鐘啊!我們已經睡晚了三十分鐘,要是再讓她等十五分鐘還不出去的話,她到底會不會一怒之下剪光我們的紅線?

「這個問題我們離開再討論,現在還是慢點換衣服刷牙洗臉吧!」

「知道了。結我已經解開了,要順便幫您脫嗎,前輩?」

「要!我自己沒手啊!」

雖然這次又講出了反話,但解決方法很簡單,只要自己快速拿著衣服跑進浴室就可以了,范統確實也這麼做,順利迴避了反話帶來的困擾。

在他和金侍快速完成刷牙洗臉的任務後,總算得以出去跟小紅會合。小紅在看到他們出來的時候,眼神顯得十分疲憊,似乎也不想多提剛才的事情,帶他去搭車後,只簡單說了一下待會的流程。

「攤位已經準備好了,我待會給你們工作證,開場之後如果有客人來,你按照以前擺攤的經驗,該算命就算命,該收錢就收錢,等到晚上結束我再來找你們,聽懂了?」

「不懂。」

「嗯──前輩好像不懂的樣子。」

小金!你的翻譯能力為什麼這麼差啦!

「是!我是說我聽不懂!」

「范統……我搞不懂你想說什麼,要是聽懂了就點頭,這樣行嗎?」

於是范統乖乖點了頭,小紅這才滿意。

「那就好,好好賺錢吧!如果收入還不錯的話,就可以還我代墊的錢了。」

……真的會這麼順利嗎?

范統抱持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在抵達目的地之後,跟小紅領了工作證,接著便和小金一起到自己的攤位做準備。

說要準備,其實也不知道能準備什麼。一些基本的工具都在攤位上了,算命這種事也不需要暖身,現在能做的事情就只有等開場而已。

「說起來,前輩會算命,這件事我倒是第一次聽說呢。在幻世好像都沒用到?」

金侍以好奇的語氣問起鐵口直斷的事,范統便回答了一下。

「在幻世能力會變強,試了幾次,好像準確度不低,後來就當作有這個能力了。」

我是說變弱了啦……糟糕,回來以後都還沒測試過占卜能力現在如何,這樣真的有辦法營業?

「其實我不太相信算命這種事,不過如果是前輩的話,感覺就比較可信呢。雖然我沒有三千,不過能不能厚著臉皮請前輩幫我算算看?」

拿你先練習看看嗎?也可以啦。

「不好啊,要錢啦,你想算什麼?」

「要錢啊?可是我真的沒有錢,前輩您這裡打工有工資嗎?我當助手一天能拿到多少薪水,能不能用來抵?或者我用別的東西換?」

我是說不用錢啦──不過我剛好可以用這個誤會來賴掉工資?畢竟照理說是要給的。

范統在這麼想的時候,又因為好奇而多問了一句。

「你想拿什麼別的南北來換啊?」

「唔──前輩想要什麼呢?我這個剛從異世界過來的人,還真的什麼都沒有。我想能拿來交換的說不定只有幫您捶肩膀,睡前按摩一下,自己去睡沙發之類的事情吧……?」

金侍面帶困擾地舉了這些例子,范統則點了點頭。

「不可以啊!你會按摩啊?聽起來還不錯,就用這個換?睡沙發什麼就不必了啦,感覺有點過分,還是床比較難睡吧。」

「前輩人真好,居然還是肯讓我睡床上呢。」

提起睡覺的事,范統又忍不住問了一句。

「小銀……你以前一個鬼睡的時候,都怎麼起床啊?」

「嗯?該起床就起床啊,我很早起的,還曾經去叫前輩起床不是嗎?」

是有這麼一回事,可是……你今天早上又是怎麼回事?一點也不像是個能自己起床的人啊。

「但你今天晚上怎麼一直不肯起床……

「有嗎?」

……有嗎?你怎麼問得出這個問句啊!你難道完全忘了早上的事情嗎?

「你晚上不是賴床賴了很久?還一直糾纏我,要我陪你睡,你這分明就是肯起床吧!」

「前輩,我們還是來算命吧。」

居然直接當作沒聽到我的問題──?

「你先回答我再說!怎麼可以遇到對自己有利的事情就逃避呢?」

范統將話題又轉了回去,金侍則一臉苦悶地看向他,語帶無奈地開口。

「那只是還沒睡醒,不是不肯起床,這不一樣啊。」

……不一樣?哪裡不一樣?就是很難叫醒啊!

「所以你一個鬼睡的時候都怎麼醒?自己醒來還是請鬼叫你啊?」

「當然是自己醒啊,我可不喜歡睡覺的時候有人靠得太近。」

你每一句話是不是都在打自己的嘴巴!你不喜歡睡覺的時候有人靠得太近,那今天早上那又是什麼?難道你自己靠近別人就沒關係?

「你喜歡?那你幹嘛離我離那麼遠啊!」

「前輩當然是不一樣的啊。」

……這什麼想也不想就直接回答的速度?


4 則留言:

  1. 我該怎麼說呢,如果暉侍在的話,應該會生氣范統三心二意吧?
    范統吶...怎麼后宮這麼強大,有阿噗跟輝侍還有月退。
    備選還有那西爾...這個陣容真是太強大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月退要是知道,應該會很後悔怎麼沒有用噬魂之力把小金給掃掉吧XD

      刪除
  2.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