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月之鑰

沉月之鑰

2017年12月12日 星期二

Dawn of abyss《沉月之鑰外篇》 試閱十

 放上之前噗浪的截圖
其實這個就是前面早上醒來的圖




「哪裡一樣了?還不都是個鬼嗎?」

范統有點崩潰地追問,金侍則因為會場的廣播而轉移了注意力。

「啊,前輩,要開場了耶,您要先幫我算嗎?還是等結束後?不過如果客人多,結束後您恐怕會很累吧,我能不能當第一個客人呢?」

咦咦!開場了!這麼快?我都還沒練習呢!

一聽到開場,范統就慌張了起來,當下也沒心情繼續追問,連忙開始準備。

「好啦!你不要算什麼?我占卜看看。」

他打起精神,要求金侍講出想占卜的事,並希望待會的占卜能夠順利。

「嗯……未來吧。未來的什麼都可以,沒有什麼想知道的特定事情。」

「過去?這樣你怎麼知道我占卜得準不準呢?」

「不然就占卜一下明天?這樣很快就可以知道了。」

「好吧……

范統在答應後,就開始進行占卜了。一開始占卜不出什麼東西的時候,他還有點緊張,後來想到某個可能性,他頓時沉默了。

「前輩,結果很糟嗎?」

因為范統看起來是在發呆,而不是在占卜,金侍便自行猜測了起來。

「是啦,只是……我說不定只能給你占卜個吉凶之類的,參考價值不小的東西,你說說看有沒有不想占卜的事情?」

「不能占卜未來?真的不是占卜到什麼糟糕的結果,所以不敢跟我說嗎?」

金侍懷疑地這麼問,范統連忙搖頭。

「有那種事!」

「比方說我明天可能會自殺之類的──」

「不要亂講!你也別一直想不到自殺,快說個什麼來讓我占卜吉凶吧!」

由於范統這樣要求,金侍只能乖乖配合。

「今晚能睡得好嗎?不然就占卜這個好了。」

有了題目,范統馬上進行占卜,然後就十分肯定地給了他答案。

「大凶!」

「噢,大凶啊……

「不是!是小吉啦!」

「我想想……嗯,大吉?」

金侍猜中了正解,范統連忙點頭。

「居然是大吉?真是太感人了,如果有前輩的配合,要睡得好應該不難吧,難道前輩會陪我裸睡嗎?」

不會!才不會!雖然我幫你占卜的結果是大吉,但是這絕對跟裸睡沒有半點關係!

「大銀,待會如果有客人的話……

「我知道,我會先跟客人解釋您說話比較難懂,然後在您說出占卜結果後替您翻譯,努力做好助手的工作。」

……我不是要說這個!我是要你跟客人說,我占卜結果都用寫的啊!讓你來翻譯,你真的行嗎?

這幾天金侍翻譯出錯的案例實在太多,有的又錯得太離譜,范統對他翻譯的能力實在沒什麼信心。

「小金,可是……可是你常常翻對啊……

「時常翻對嗎?那真是太好了,簡直跟前輩心靈相通呢!」

見鬼了!連這句都翻錯了啊!不行,我一定要寫字跟你溝通……

「這裡是鐵口直斷的攤位?好像很有趣,怎麼收費啊?」

然而這個時候,已經有客人來了。

三三兩兩的客人帶著好奇的神色走到攤位前,首先開口的是一名年輕男性。

「這要看您想算什麼呢,簡單的問事一次三千,比較複雜的事情就看狀況收費了。」

金侍面帶笑容地招呼客人,范統自然也來不及和他溝通什麼,只能臉色僵硬地坐在原地。

你怎麼還自己偷偷漲價!不是說好三千嗎?不對,我們根本沒商量過要開什麼價啊,而且你知道什麼才是簡單的問事,什麼是複雜的嗎?

「喔!那問個家運吧,今年的家運。這個要收多少錢?」

根據小紅的說法,能在這裡擺攤的人都經過鑑定,或是由具備公信力的人推薦,所以來這裡的客人不會懷疑他們的能力是不是真的,這也讓范統的壓力沒那麼大。眼見這位客人爽快地問起價格,范統正想開口,金侍卻阻止了他。

「前輩!您用比的吧,說話要動用到能力,為了保留精神讓更多客人得到您的占卜機會,還是少說點話比較好。」

啊,對喔,萬一我講出來又變成奇怪的數字怎麼辦,比方說五千元講成五元,那就太虧了啊!

范統接受了金侍的建議,用手比了「五」,於是金侍笑笑地答覆了客人。

「算家運的話,價格是五萬。」

啊?

慢著!等等!你真的不是故意弄錯嗎?多了一個零啊!這麼貴,誰想算啊?客人要是跑掉怎麼辦?

就在范統想拆金侍的台說價格不對的時候,那名男性客人點了點頭。

「那就開始吧。」

……

我聽錯了什麼嗎?五萬耶?五萬你也接受,只不過是算個家運啊!

即使范統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但有人願意出他內心價格的十倍價,他也不可能說不要,當下觀察面相後就算了起來。

考慮到隱私的問題,在確定要占卜後,金侍便請其他客人在稍遠一點的地方等候,確認聽不見這裡說什麼,接著才走到范統身邊。

「前輩,算好的話,附耳告訴我吧。」

為什麼要……喔,怕我講出什麼太失禮的反話嗎?可是我可以用寫的啊!我可以用寫的吧?

無奈之下,范統只能將頭靠過去,在金侍耳邊說話。

「小銀,我可以直接寫出結果吧?這樣應該比較不準確啊?」

雖然在客人面前用悄悄話交談好像不太好,但范統還是忍不住問了。

而他問完以後,金侍看了看他,隨即轉頭對客人說話。

「運勢有點複雜,要再往下算的話大概要加三萬,您接受嗎?或者直接告訴您現在算到的結果?」

──小金!現在是怎樣,這跟我問你的問題完全沒有關係吧?而且你還趁機敲詐?總之不讓我寫就是了?客人真的不會翻臉嗎?

「可以,請大師繼續算吧。」

怎麼又答應了啦!錢是有這麼好賺嗎?這裡的客人是怎麼回事,我整個人都不好了!

事到如今,范統只能假裝又占卜了一下,然後才附耳跟金侍說結果。

「你跟他說,家運小吉,家外有祥瑞之鬼作福,凡事冒險為佳,晚輩的健康狀況要少注意,碰到跟山有關的生意就要做,大概就這樣吧。」

反話好多……我就說用寫的嘛……

「家運小凶,家中有邪祟之人作孽,凡事保守為佳,長輩的健康要多注意,碰到跟海有關的生意不要碰,這是算出來的結果。」

……好、好流利……?為什麼……我以為一定會──到底?

范統內心驚疑不定,只見那名客人說了幾句感謝的話,付了錢就離開,他正想發問,下一個客人卻已經進來。

「您好,有什麼想算的事情嗎?最基本的問題收費是三千,其他問題會另外估價。」

「三千能問的是什麼問題啊?」

這次進來的是個中年男子,聽他這麼問,金侍微笑著給了答案。

「簡單的吉跟凶,明天天氣或是已經考完的考試結果之類的小事。」

而且你還真的知道哪些事情是算起來很不費力的小事耶……

「那如果要算未來手術的結果呢?」

「前輩,請告訴我價錢。」

又要給價錢了……可是小金會亂開價啊,我還是自己寫……

儘管范統很想用寫字來表達,但他還是不敢在沒跟金侍溝通過的情況下自作主張──這個想法也讓他覺得有點詭異。

奇怪,我才是前輩啊,而且這明明是我的攤子,負責占卜的也是我,不是嗎?為什麼我連自己做個決定都不敢啊──

范統心煩意亂地比了個「二」,果然金侍又說成了兩萬。

這個價格也被客人接受了。

於是他一面占卜一面恍神,覺得這裡的金錢觀簡直一點也不像是自己原來的世界。

「醫生過於悠閒,恐怕會有疏忽,設備不需要監督,手術完白天也要顧好病人的狀況,不要想依賴值班人員。」

這反話應該還行吧,剛剛的都翻得出來了,這個應該聽得懂?

「為了病人好,換家醫院,換個醫生吧。」

金侍十分精簡扼要地對客人這麼說。

還自己詮釋?不要幫客人做決定吧?這樣沒有問題嗎?

然而客人道謝後就付了錢,看來是沒什麼問題。

「那能不能求問哪一家醫院比較好?」

「前輩,可以嗎?」

我連這裡有什麼醫院都不知道耶!這也太為難我了吧!

范統毫不猶豫地搖頭,金侍則補上解釋。

「範圍太大了,也許選定幾家醫院再來問好不好,比較有可能算出來。」

還給建議啊?雖然這樣的確是比較好算沒錯啦……

於是客人說回去討論一下明天再來,明天的生意似乎也有著落了。

接下來又進來兩個客人,占卜的結果金侍一樣準確無誤地翻了出來,范統不由得越發懷疑他的翻譯能力是怎麼回事。

小金,你明明很會翻啊!但你有的時候翻譯卻爛得沒有下限,難道你是故意的?


6 則留言:

  1. 小金怎麼可以這麼萌www

    回覆刪除
  2. 小金:不故意怎麼調戲你?

    回覆刪除
  3. 小金好蚌晚上會%%順利(?!)
    其實平時亂翻譯都在調戲F統太明顯

    回覆刪除
  4.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回覆刪除
  5. 話說之前飯桶回來時,小紅不就知道她說反話嗎?(翻書...

    回覆刪除